道别华工

摘要: 自此我不再回头。

08-31 06:47 首页 南船北马

免责声明:这是篇不大有逻辑的文章。


————


(一)道一声别


毕业,是一件有很多节点可供纪念的事。

考完最后一科;论文答辩通过;签三方;毕业晚会;毕业午宴;毕业旅行;拍毕业照;拿毕业证;收拾干净宿舍;在学生证上盖“已毕业”的章……


它们都是。


正因节点太多,所以会把仪式感一点点地分解掉。就比方你拍了毕业照,发过了朋友圈,大家都觉得你这人要走了再也不回来,彼此做出惺惺相惜的样子那一夜喝光了穗石村的酒直至东方之既白。


隔两天,你却还在学校顶着大日头摇摇晃晃。熟人见了,是要尴尬的:你怎么,还没走?


你答:惭愧惭愧,挂了门《信息系统与设计方法》,得先补考过了,才拿证,才毕业,才走。保不齐,还得回来再次取“报到证”。


反复多了,仪式感就自然被没有了。你也把这事不放心上,总觉得还早得很。


仪式感被众多“富有仪式感的节点”消解,这是一种极端。还有另外一种情形,是他旷掉了所有“富有仪式感的节点”,于是也不存在仪式感。


盘算最近半年,我就是毕了个顶没仪式感的业,而且是属于后者的那一种。


毕业晚会/午宴/旅行/拍照,一概没去;饮酒吹牛到天光大亮,不存在的;就连毕业论文,也由好友代交。考试/答辩/三方/拿证这些免不了的事情,也都是当日赴广,事办完了马上从广返深。


唯独不一样,是做了个毕业演讲。但那毕业演讲做完,紧跟着就一个人回小旅馆里处理没完成的工作。


真像是个成熟而无趣的大人。但我也没有更帅气的解决方案。


现在,是我走到了最后一个节点,拿毕业证。再不絮叨两句,就再没机会了


别了,华工。

自此我不回头。


————


(二)它给我的


我是应该感谢华工的,华工是个好学校。


它的好,偏是在你快离校的一年,才能感受得到。


你要走学界,它的工科的确棒得没话说。只要你愿意做项目,写paper,很棒的老师都会很好地带,各方面的支持都给得很足。保研也好,出国也好,都很顺。身边的几位朋友,有确认要继续深造的,大学常跟着老师做项目,都对老师的水平必是由衷地赞不绝口。


你要走业界,前面的师兄师姐很早为你铺好了路,如腾讯里的华工人,就数不胜数。这学校的人才质量,一直都有口皆碑。找实习很容易,找工作也很容易。即便是像我这样的,读错了专业,入错了门。也能把南周、奥美、腾讯三个行业的顶尖企业挨个刷一遭。


哪怕是我们最常黑的“华南难毕业大学”,等到你真正要毕业。有心好好学的,老师带你好好做论文。

你若志不在此,只求个安稳毕业的,老师绝不为难。


我记得去年冬天,大四的学生都该提交实习报告给指导老师签字。我是自己去的,签完字走的时候,系主任叫住我说了三句。


第一句是,这一年见你一次,真不容易啊。

这让我感到有一些难过,彼时刚沪漂回来,还是有些狼狈的。没办法,人要转型,不漂不行。这么一句,似是让人有了浪子回家般的安全感。


第二句是,接下来,准备再去哪?

我答,去深圳,去腾讯。


他似是放心了,只是告诫:走吧。回头,把毕业的论文好好改改,也就放你过了。


后来的提交论文,老师也的确如前所述,大开绿灯。


……


大三下学期,正是我失意的时候,又挂了《信息系统与设计方法》。大四上,人在上海,又错过补考。直到上月底,才去把这门课补上。公司要求16号入职,学院要求11号领证,否则就要下一批,而下一批,偏是会错过入职的。


考完以后,我才知道这样的时间关系,腆着脸皮打给教授问询什么时候能给分。教授想了想,答我:今天。


而本来,考前教授的说法,是两周,稳稳要错过学院那一批次领证。


……


再往前呢,在我迷茫得不行不行的时候。我选了一门职业生涯与技巧规划的通选课。


现在,只记得刘博老师教得很好,很尽责。知道了我的情况以后,给了我很多鼓励,教了很多方法。


正是因此,我才在那个课程结束的假期,递交出第一份的简历,开始通过实习改变大学路径。


……


更往前,我还能在过生日的时候,和自己经济学的老师彻夜饮酒。那是我喜欢的课,是我喜欢的老师,那时的感觉很美好。


……


如是种种。我仿佛也说不清楚。人之将走,只觉得这学校是待我不薄的,反倒怨起自己,先前常无端地怪罪它,嫌弃它种种的不好。


它的那些不好,至今也在被人嫌弃着。但细细地想,却尽是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无关乎育人,无关乎成材。


它没犯过大错。换句话说,它在大的地方,与你前程相关的地方,一直都在帮你做对的事。


刚入学的三两年,你可能会说:“多年后毕业,我可能会想念这个学校的人,但绝不会半点留念这所学校。”因为这种话,我听过了好多次。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话必是假的。


————


(三):我带走的


我应该永远都忘不了华工的校训了。博学、慎思、明辨、笃行。

这四年里,在这地方,我也确然学会了这四件事。


博学,用一句我很喜欢的话讲,是“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步有进一步的欢喜”。

当年的我,怨恨自己来错学校和专业。如今的我,庆幸自己学到了这专业,因为能把工科、商科、文科的书全读得进去,世界得以变得更大。


我先前有写,做任何事都有着一个“发现规律-总结方法-做出成绩”的过程。

它们,分别就对应着明辨,慎思和笃行。


南船北马就是拿来做明辨和慎思这两件事的。你们应该见过我写很多评论,很多观察,很多总结。在此不多赘述。


笃行用另一句我又很喜欢的话来讲,是“沉住气,吃硬饭”。

我现在有做这样的事,我的工作是在线教育,这是个超难做而又超有价值的事业。


沉住气,吃硬饭,是笃行。


只花了短短的四年,就给我如此丰厚的馈赠。

不得不说声,再谢华工。


————


我的大学生活就要过去了,我会常常想念它。


首页 - 南船北马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