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都收到了哪些诗

摘要: 如题。

09-20 11:29 首页 南船北马

如你所知,上周我发了一条文字推送。

“就请你,选一首喜欢的诗,发给我吧。”

我收到了很多回复,然后选取了一部分,返还给你。


1,生来惭愧


很惭愧,图片被我弄丢了,网上也找不到了这首诗。希望发给我这首的朋友,在留言区里能再发一次。


2,子不语


幽人竹桑园,归卧寂无喧。物情今已见,从此欲无言。


3,因为风的缘故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4,下雨和见你


想你有两种方式
眼内
心底
见你有两种方式
看你
抱你
一场大雨这城市就陌生了
一见到你我就又是全新的了
我把下雨和见你叫做洗礼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
立秋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
二十来岁笑起来要人命的你


5,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6,两座村庄


和平与情欲的村庄

诗的村庄

村庄母亲昙花一现

村庄母亲美丽绝伦

五月的麦地上 天鹅的村庄

沉默孤独的村庄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这就是普希金和我 诞生的地方

风吹在村庄

风吹在海子的村庄

风吹在村庄的风上

有一阵新鲜有一阵久远

北方星光照映南国星座

村庄母亲怀中的普希金和我

闺女和鱼群的诗人 安睡在雨滴中

是雨滴就会死亡!

夜里风大 听风吹在村庄

村庄静坐 像黑漆漆的财宝

两座村庄隔河而睡

海子的村庄睡得更沉


7,绝色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8,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

春天,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

就剩这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

不能自拔,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

一半用于农业,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9,秋夜寄丘二十二员外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10,彩虹的情诗


我的爱人 是那刚消逝的夏季

是暴雨滂沱

是刚哭过的记忆

他来寻我时 寻我不到

因而汹涌着哀伤

他走了以后 我才醒来

把含着泪的三百篇诗 写在

那逐渐云淡风轻的天上

11,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12,我希望


我希望:

他,和我一样,

胸中有血,心头有伤。

不要什麽花好月圆,

不要什麽笛短萧长。

要穷,穷得像茶,

苦中一缕清香。

要傲,傲得象兰,

高挂一脸秋霜。

我们一样就敢在黑夜里,

徘徊在白色的坟场。

去聆听鸱鸮的惨笑,

追逐那飘逸的荧光。

我们一样就敢在森林里。

打下通往前程的标桩。

哪管枯枝上猿伸长臂,

何惧石丛里蛇吐绿芒。

我们一样,就敢随着大鲸,

划起一叶咿呀的扁舟,

去探索那遥远的海港,

任凭风如丧钟,雾似飞网。

我们一样,就敢在泥沼里,

种下松子要它成梁。

我们一样,就敢挽起朝晖,

踩着鲜花,走向死亡!

虽然,我只是一粒芝麻,

被风吹离了径的故乡。

远离云雀婉转的歌喉,

远别玫瑰迷人的芬芳。

我坚信,也另有一粒芝麻,

躺在风风雨雨的大地上。

我们虽未相识,但终极乐观,

因为我们顶的是同一轮太阳。

就这样,在遮天的群星里,

去寻找那粒闪烁的微光。

就这样,在蔽日的密林里,

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


13,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阴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14,无题

我们已经到了九月,可我的花仍像六月一样怒放,安默斯特已经变成了伊甸园。闭上眼睛就等于旅行。


15,去留之间

白昼在去留之间疑虑重重

它热爱自己的透明

圆形的黄昏化作海湾

世界摆动 在它平静的变迁

一切都可见而一切又都在固避

一切都很近却又不可企及

纸张 图书 杯子 铅笔

都在自己的影子下休息

时间跳动在我的太阳穴

重复着血液同样顽强的音节

光芒将无动于衷的墙

变成一个个影像的神秘的剧场

我在一只眼睛的中心将自己发现

它没有看我

是我在它的目光中将自己观看。

瞬间在解体 我并未动身

我留 我走 我是一个停顿

16,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敲响

17,一颗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18,博尔赫斯某本书的序

为了地图册上的蓝海和世上的大洋。为了泰晤士河、罗纳河和阿尔诺河。为了一种铁的语言的词根。为了波罗的海海岬上的一堆篝火,helmum behongen.为了高举着盾牌、横渡清澈河流的挪威人,为了我看不见的一条挪威船。为了阿尔辛的一块古老的石头。为了奇特的天鹅岛。为了曼哈顿的一只猫。为了吉姆和他的喇嘛。为了日本武士傲慢的罪孽。为了一幅天堂的壁画。为了我们没有听到的一段和弦,为了我们不熟悉的诗句(诗句多如沙数),为了未被探索的宇宙,为了纪念莱昂诺尔 阿塞韦多。为了威尼斯的玻璃器皿和晨昏。 

为了今后的你;为了我也许不懂得你。 
为了这一切不同的食物,正如斯宾诺莎所预感的那样,这一切也许只是一件无限事物的表象和侧面,我把这本书呈现你给,玛利亚 儿玉。


19,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20,生长

很惭愧,图片被我弄丢了,网上也找不到了这首诗。希望发给我这首的朋友,在留言区里能再发一次。

21,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 

也不曾忍从地屈膝, 

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 

更没有高声叫嚷着, 

崇拜一种回音; 

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 

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 

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 

因此才被压抑而至温顺。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但是,尽管彼此敌视, 

让我们方方便便分手吧; 

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 

在这世上我相信或许会有不骗人的希望, 

真实的语言, 

也许还有些美德, 

它们的确怀有仁心, 

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 

我还这样想: 

当人们伤心的时候, 

有些人真的在伤心, 

有那么一两个, 

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 

我还认为: 

善不只是空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 



by

kafka

和他的朋友们



首页 - 南船北马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