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之书

摘要: 你将要永远地焦灼。

09-28 15:17 首页 南船北马

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推搡着我前往世俗的成功与世俗的庸碌。

为此,我常感到不安。


——2017/09/25


我是有一段时间没更新过这个账号,先前有说会转移去知乎专栏,但知乎专栏也没更新下去。理由可能有很多,其中大多是借口,总之,现在是回来了。


这篇文章的主题,要说我当下的生活。我把它分享出来,或许以后你也会有相同的处境。


世俗地来讲,我现在过得很好,或许是招人羡慕的好。


我有一份好工作,在国内最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做教育类项目——体面,而且或许未来会是寡头,会是风口。它付给我一份可观的薪水,工作量亦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当然,其他的各种福利,你自然揣摩得到。

我住在沿海的一线城市,市政设施完备。公寓,上下班通勤在半小时以内。

我有一个非常年轻漂亮而富有的女朋友,大约就是你常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二线明星的级别,通常,别人会称之为高白富美,而把我称为吃软饭的小白脸。虽然走在街上,别人会误以为我很有钱。但事情刚好相反。我们的感情很棒。

每日三餐,都很好吃。我买了各种厨具,目前在学烹饪,进度很棒。上周煮了小米八宝粥,鸡蛋羹,龙须面。周末,昨天点火锅外卖,今天蒸了只鸡。所以最近的朋友圈里,都是好吃的。

平均每周,会跑两次五公里。

王者荣耀铂金三段位,有一些英雄,有一些皮肤,每个月会送人三两个皮肤。

节假日,会去周边小城市,会爬山,会蹦床,会夜跑,看电影,打游戏……等等。

身边的东西,在一点点被智能家居类的产品替换掉。

线下常来往的,三两个朋友。

175.5cm,70kg。


听上去,真是太棒。


而往前倒推些年,事情不是这样。


读大学时候,我每个月的生活费大约有1.5k,但因为常在外面实习,开销很大,常入不敷出。因为广告媒体行业的缘故,实习薪资可以忽略不计。

每日两餐,不规律。

为很多地方,为很多原因,写很多东西。尤其是在上海实习时候,明明最累,但南船北马却是产量最高。

没实习时候,会喝酒,然后微醺地写小说。

读很多书,在图书馆的地板上坐,沙发上躺,天台上站。

不打游戏。

174cm,60kg。是的,九个月,涨了20斤,这很可怕。


今天的我常觉得不安——

从前的生活,从小到初到高到大学,每走一步,自己都会有更大的选择范围。

现在,范围是在变得越来越小,明天、下个月会发生什么,越来越是种清晰可确定的事。


我害怕这种确定。

我害怕自己越来越少读书,我害怕越来越少写自己的文字,我害怕停滞下本越来越擅长的思考。

我害怕自己引以为傲的才能,变成糊口的手艺。

它们都是我害怕的东西,我需要努力抗拒,但这种抗拒带来的是巨大的焦虑。


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推搡着我前往世俗的成功与世俗的庸碌。我想拒绝这股力量,因为还想看更大,更广阔的世界。


这让我有好多烦恼。

工作并不是那样如意,每天都在久坐,大约正是新项目的缘故,所以迷茫会更多。我不肯展开多讲,只是常常做梦梦到,只是常常质疑和挑战,自己工作的价值。


到点,我不写了,因为明天还要去上班。

我会去尝试对现在的生活做出改变,就像以往做出的改变。

有进度了再找你们聊。


PS:

或是幸运的事,相同处境的同龄人里,我这样的不安,是常见的现象,而不是孤例。


————


<不安之书>,是本仿日记体的随笔集。作者费尔南多·佩索阿。葡萄牙著名诗人、散文家、哲学家。佩索阿在散文和诗歌中几乎用本名,而是通过“异名者”的身份进行写作。佩索阿穿梭在数十位“异名者”之间,不断变换随笔的立场。



首页 - 南船北马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