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专业的故事|社会学

摘要: 智识上的进步,尤其是抽象和思维能力,有些时候并不源于工作,而是潜移默化进入我们生活的,但这些能力的影响将是终


智识上的进步,尤其是抽象和思维能力,有些时候并不源于工作,而是潜移默化进入我们生活的,但这些能力的影响将是终生的,慢慢的我们会发现自己早已知道不少社会研究的实务,事实上,人的一生都在做社会研究。

——2014级社会学3班 王箬茗


社会学会教给我们什么?从大一开始上社会学导论课的时候我就在探求这个问题的答案,到现在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便开始反问自己从社会学中学到了什么。

于我而言,社会学是一门当之无愧的高冷范学科,作为一个初学者,心中有太多的迷茫和疑惑,听了学长学姐分享学习经验之后就打满了鸡血似得跑到图书馆去看书,无意在书架上发现一本《社会学的邀请》,封面上方写有一句话:“社会学是一条在常识之外寻求日常生活新意的自由之旅”。这句话深深吸引了我,由此打开了我对社会学的兴趣之门。

社会学更多的是一门思维学科,能让你的视野更加开阔,让你在打量各种社会现象时,拥有更为纵深的框架、丰富的层次和多元的方式,这有益于我们坦然、包容地接纳、认知、理解这个世界,通过几年的学习,知道社会学的基本假定是“人在情境中”,对待事物会尽量做到“接纳与非评判”,把“价值中立”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学着运用“社会学的想象力”——将广阔的社会实际和有限的个人经验结合起来的能力。

作为社会学的学子,我庆幸自己仍保有对学术的兴趣、对社会工作的热情,这些工作无一例外的让我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那一面:在做大都市社区调查时我看到一些貌似中高档的小区里实际是群租房,有的甚至将一套房子隔成两层,住上十几户家庭,平均每户的生活区域只有10平米;在做留守儿童相关项目时了解到很多孩子都是在没有父母的环境中长大的,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在写征地冲突论文时,了解到了改革面临的巨大阻力,征地政策的落实面临层层阻碍…….如唐诺所说:“如果我们足够好奇与真诚,我们就会发现大多数日常事物都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一个好的社会学家必定也是对生活哲理充满洞见的人,穿破日常事物或软或硬的表层,抵达更加深层的社会事实,人是社会人,我们每个人都关联着无数他人,我们彼此相关、彼此需要,也许有阶层之分,也许来自各处的阻力让建设更美好社会的车轮举步维艰,但我们应该心怀这份希望和信心:一切社会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明天会更好。

学院师生赴凉山州开展社会调查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们呢?”本是一句打趣的话,没想到朋友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们会成长为社会的医生,冷静、精确、效率。”这让我油然而生一股学科自信,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身上就有这样的责任。有时候也会面对质疑,甚至自我怀疑,作为社会工作者,如果我们不能解决问题,就是在消耗这个社会的信任。借此机会,我分享《社会学的邀请》中的一段话给自己,也给每一个感到迷茫的人:“社会学不仅是个名词,更是个动词。它不是我们拥有的东西,而是我们要去做的东西。我们对个人主义模型的过于信赖及对社会力量的低估,代表了对自由图景的歪曲认识。对于自我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及差异性后果的正确评价,可以让我们作出更加明智的选择,更好地塑造未来。它为“我们为什么会照我们所想的那样去想”和“我们为什么会照我们所做的那样去做”提供了答案。社会学不应该只局限于大学课堂之中,也不应该只属于专业人士。可以说,我们人人都是社会学家,许多工作都在等着我们一起去完成,包括创建希望社会学。”

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调研活动

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社会学教给了我们什么呢?每个人心中自有答案。老师曾说过:“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能站在社会和历史的角度去看问题,那我们的教育就不算成功”,作为社会学专业的学生,我们可以允许自己无法侃侃而谈专业理论,也可以允许自己提起《社会学的想象力》想不起咖啡的例子,但我们必须明白:智识上的进步,尤其是抽象和思维能力,有些时候并不源于工作,而是潜移默化进入我们生活的,但这些能力的影响将是终生的,慢慢的我们会发现自己早已知道不少社会研究的实务,事实上,人的一生都在做社会研究。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我与专业故事征集大赛获奖作品

王箬茗/文稿

成小理全媒体中心




首页 -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