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强丨中共何以红旗不倒——纪念卫建林逝世一周年

摘要: 不管追求理想社会的理论与实践,探索得多么艰难曲折,付出多么巨大的痛苦代价,人类社会的进步,恰恰是在这个追求和探索中实现的。

10-29 16:04 首页 察网

摘 要

不管追求理想社会的理论与实践,探索得多么艰难曲折,付出多么巨大的痛苦代价,人类社会的进步,恰恰是在这个追求和探索中实现的。叫共产党也好,不叫共产党也好,从奴隶劳动到雇佣劳动力、到妇女解放,从宰杀土著到殖民统治、到民族独立,多数人反抗少数人的统治和压迫,包括文的理论探索和武的武装斗争,永远是剿不灭、压不垮、挡不住的历史前进动力。

纪念卫建林逝世一周年

作者令我写序,诚惶诚恐。虽然大半辈子舞文弄墨,为他人著作写序,还是头一次,何况是这样一位作者,这样一个天大的题目。

许多年了,我喜欢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大开大合之间,每每带出一抹俄罗斯式深沉底蕴的忧郁。范仲淹千古绝唱:“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乐而乐。”接下来再问,然则天下何时而乐耶?其必曰:“无产阶级只有彻底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中国士大夫先忧后乐的献身精神,数千年一以贯之。(说是“先忧后乐”,实际逻辑是只有忧、没有乐。孟子所谓“君子有终身之忧”是也。)《岳阳楼记》与《共产党宣言》相结合,这恐怕是中国共产党至今红旗不倒的依据。

许多年了,我钦佩作者的洒脱。按照当今的说法贴标签,作者当属于不合时宜的一派。于是,青灯黄卷爬格子,作者无怨无悔,忧而虑之,乐此不疲。一次,他鼓励我着力发现和团结更多年轻人,共同继续艰苦的探索。“或者说,他们(指年轻人)把我们发现和团结过去也行啊。”

许多年了,我惊讶作者的勤奋。年过花甲,笔耕不辍,从历史到哲学、到科技,从非洲到拉美、到俄罗斯,踏着时代的鼓点,吊古寻幽。阅历之广,产量之丰,令人难以置信。一个自然的推断是,作者从来没有休息。后面“作者的话”自己说,“工作是弄文字,工作之余还是弄文字。否则就惶惶然,浑身不自在。”

东欧易帜,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成为过去时态,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来源分道扬镳。黑格尔的辩证法,成为福山《历史的终结》之哲学支撑。费尔巴哈的历史唯物主义,庸俗化成全球一体美国化的唯利是图。[2]与基督教的原始共产主义相对应,是当代所有宗教的原教旨主义复兴。在拉美,“解放神学”如火如荼。在阿拉伯,伊斯兰复兴风起云涌。走到这个历史前进方向不明的三叉口,9.11以后,经过三年大张旗鼓的全球反恐战争,面对越反越恐的战争效果,2004年,布热津斯基新着《美国的抉择》,重新概括今天的世界形势:“不注意动乱,就是忽视当代的问题重心:全球人民在政治上已经觉醒,对人类不公状况越来越无法忍受了。”(布热津斯基:《美国的抉择》)

什么是共产党?从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以来,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第三国际、第四国际,卢森堡、李普克内西、普列汉诺夫、托洛斯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胡志明、卡斯特罗、格瓦拉、科尔布特,德国共产党、法国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美国共产党、日本共产党,苏联、南斯拉夫、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中国、越南、朝鲜、古巴,武装起义的和议会斗争的,夺取政权的和被残酷镇压的,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杨开慧、方志敏、毛泽民、杨靖宇、马本斋、董存瑞、刘胡兰、江竹筠、黄继光、毛岸英、杨根思,志士仁人大义凛然,抛头洒血前赴后继,为了建立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理想社会而献身,而努力奋斗。

既然是理想的追求,当然不是现成的现实。理论与实践的探索,失败,挫折,犯“左”的或右的错误,犯方向性、路线性错误,掺杂进来形形色色的投机份子,复杂斗争中的私心杂念,每每导致自己付出巨大而惨痛的代价,连带人民付出巨大而惨痛的代价。有人说这些是徒劳,有人说这些是罪行。古往今来,什么时候不是少数人统治、奴役多数人?斯巴达克斯的奴隶起义是徒劳,倘若起义胜利了,斯巴达克斯没准自己当上奴隶主。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是徒劳,倘若起义胜利了,陈胜吴广一定自己当皇帝。看着别人当奴隶主、当皇帝不高兴,硬要不惜流血牺牲,取而代之,美其名曰追求理想社会。但是,倘若真的没有了这些徒劳无益的反抗,高科技重新装修的罗马竞技场,今天一定场场爆满,生意兴隆,比足球世界杯还热闹。所以,不管追求理想社会的理论与实践,探索得多么艰难曲折,付出多么巨大的痛苦代价,人类社会的进步,恰恰是在这个追求和探索中实现的。叫共产党也好,不叫共产党也好,从奴隶劳动到雇佣劳动力、到妇女解放,从宰杀土著到殖民统治、到民族独立,多数人反抗少数人的统治和压迫,包括文的理论探索和武的武装斗争,永远是剿不灭、压不垮、挡不住的历史前进动力。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不闭。是谓大同。】(《礼记?礼运篇》)

真正共产党人的理想追求,是几千年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永恒。

2005年3月10日于香港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大风网站”】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友情推荐:



首页 - 察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