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侵犯优先购买权的救济——兼谈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的相关规定

摘要: 公司法解释四对公司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及救济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点击上方“Learn基金 | 邹菁律师”可以订阅

基小律说

对于公司股东的优先购买权,《公司法》第七十三条第3款进行了的规定,但对于该款规定的较为原则,对于实践中侵害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为缺乏规制。在此前的判例中,不同法院对于侵犯优先购买权进行救济的法律依据也不尽相同。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公司法解释四”)为保护公司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提供了法律依据。公司法解释四规定了在转让股东未事先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以欺诈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情况下,其他股东仍有权要求以同等条件行使优先购买股权。同时也设置了除斥期间。相较于公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将救济途径由先确认合同无效再按实际交易情况购买该股权,改为直接赋予其他股东以同等条件优先购买的权利,有利于促进交易的进行。但同时作者也指出公司法解释四未能区分交易时受让人是否善意,从而可能对转让股东显失公平。下面快来跟基小律一起学习吧~

来源:国浩律师事务所

作者:孙超


近日,备受关注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公司法解释四”)正式公布,并将于今年9月1日正式施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公司法解释四对公司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及救济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一、侵犯优先购买权的救济依据


在此之前,对于因公司股东与公司以外的人通过外观符合相关法律及章程规定的形式,完成股权转让,从而侵害公司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为,其他股东寻求法律救济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同时法院在适用法律上也存在一定的差异。

例如,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5)浙杭商终第1247号股权转让纠纷上诉案中,上诉人(原审被告,持有公司71.33%的股权)以溢价达30倍(与公司注册资本相比)的价格向公司以外的A公司转让公司0.09%的股权,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作为公司的其他股东在股东会决议及股东股权转让优先购买权确认书上均主张转让价格不合理,认为明显存在排除被上诉人优先购买权的嫌疑,应在工商或司法确认转让价格是否合理后再行判断,在合理价格情况下,被上诉人不放弃其优先购买权。但行使优先购买权的通知期限届满后,上诉人与A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A公司支付了全部股权转让价款,并办理了股权变更工商登记。登记完成后,上诉人又与A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较低的价格转让上诉人持有公司的其余71.24%股权,此时上诉人主张该股权转让系公司股东之间股权转让的行为。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与A公司之间规避被上诉人优先购买权,侵犯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拟转让的标的公司股权的优先购买权,构成共同侵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五条之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停止侵害、恢复原状、赔偿损失等。而优先购买权是股权的衍生权利,属于《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的适用范围。从而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判决撤销上诉人与A公司之间的全部股权转让协议。

二审法院虽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但二审法院给出的理由为:在签订第一次的股权转让协议前,虽向被上诉人告知了拟对外转让股权的事宜,但隐瞒了股权转让的真实数量及价格,存在不完全披露相关信息的情形,造成了以溢价达30倍(与公司注册资本相比)的价格购买公司0.09%的股权,显然有违合理投资价值的表象。故本院认为,该股权转让人实际是以阻碍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条件之“同等条件”的实现,来达到其排除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之目的,系恶意侵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为

该案例中,两级法院对同一事实适用了不同的依据,究其原因,系因对侵犯优先购买权的救济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而公司法解释四的出台解决了侵犯优先购买权的司法救济问题。


二、公司法解释四中优先购买权救济条款的利弊


本次正式公布的公司法解释四在第二十一条中就优先购买权规定如下: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其他股东仅提出确认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变动效力等请求,未同时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他股东非因自身原因导致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请求损害赔偿的除外。

股东以外的股权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可以依法请求转让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而在此之前,公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七条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有下列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情形之一,其他股东请求确认转让合同无效的,应予支持

(一)未履行公司法和司法解释规定的程序订立股权转让合同;

(二)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后,股东采取减少转让价款等方式实质改变公司法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同等条件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

(三)股东与股东以外的人恶意串通,采取虚报高价等方式违反公司法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同等条件,导致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但是双方的实际交易条件低于书面通知的条件。

转让合同被认定无效后,其他股东同时请求按照实际交易条件购买该股权的,应予支持。受让人交易时善意无过失,请求股东承担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

比较之下,征求意见稿规定的救济途径为先确认转让合同无效,再按照实际交易条件购买该股权;而公司法解释四直接赋予其他股东以实际转让的同等条件优先购买股权的权利,其相对于征求意见稿,将防止其他股东并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意思表示,只是希望通过诉讼影响转让股东的股权转让的恶意方式。同时,该规定也明确了转让股东侵犯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时,并不必然导致转让合同无效,这有利于促进交易进行,减少对公司股权结构变化的过多司法干预

但相比于征求意见稿,公司法解释四限定了其他股东主张权利的期限。对于某些较复杂的案件,如上述案例,若按照“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的期限要求,其他股东可能将超过主张权利的期限,从而丧失优先购买权的救济措施。

另外,公司法解释四未区分受让人交易时是否善意的情形,而一并规定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赔偿权利,在受让人恶意的情况下,对转让股东显失公平。


三、结 论


综上,笔者认为,优先购买权是保障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的关键,若其他股东不能在转让股东侵犯其权利时得到充分的救济,将严重损害公司的运营和发展,从而可能演变为股东之间无休止的矛盾纠纷等。而于侵犯优先购买权的具体情形和权利主张不宜限定的过死,以防在司法实践中出现适用公司法解释四而难以解决的司法困境



回顾经典文章

如何认定抽逃出资:合法与非法的边界

让与担保司法判例简析

扩流入、控流出:国务院促进外资增长、 规范境外投资两份通知简评

家族财富管理中须关注的法律问题

资产评估对国有资产交易合同效力的影响

投资者适当性新规给私募管理人带来八项挑战

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质押的实务操作

我国国有资产评估管理体系概述

私募基金管理人合规管理之高管篇

从首例ABS处罚案看资产证券化与融资的区别

私募基金募集设立阶段的主要纠纷类型

跨境换股或成可能:《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简评

知其所以然:国有股转持的若干重点问题

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境内A股上市之路

首例有限合伙人派生诉讼落地,LP维权得到最高院支持

140号文后,私募基金管理人如何缴纳增值税

揭开<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的面纱——浅析及对策

五问五答——中基协与它的系统们

首单资管计划入股已获IPO通过,契约基金华丽转身尚待明晰

“最严”新规下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的十问十答

八条底线及结构化基金解读

一根时间轴把握私募新规的挑战

一文看懂私募基金管理人入会事宜

披上资管计划的面纱,谁是上市公司的股东

我国资产管理行业的主要架构与法规概况

“7.15”之后,基金合同该如何修改

从首例“PE+上市公司”引发的争议谈对赌条款的效力及筹划

新三板基金募集和运作应关注的主要法律问题
从两则案例的司法实践和私募基金监管角度看有限合伙人保底条款的效力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邹菁律师微网站


首页 - Learn基金丨邹菁律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