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黄湘丽:“孤独也是一种能量”


 

从深情苦楚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到疯狂偏执的《你好,忧愁》,再到生猛绝望的《九又二分之一爱情》,连续三部绝无仅有的独角戏,让舞台上的黄湘丽像一件遗世独立的艺术展品一样,诠释了另一种孤独,也成为了孤独的另一种诠释。


 

昨天下午,在木木美术馆,独角戏女王实现了人生中的又一突破。

 


黄湘丽在艺术家劳伦斯·阿布·汉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的作品《表象之下》中进行了一场当代实验的艺术表演创作。



结合诡秘变幻的灯光、音乐、多媒体装置,为观众带来一场后现代的观感体验。



通过肢体动作、声音、语言,和整个空间展开一场静与动的对话。



在区别于舞台的空间,观众自发地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欣赏。






这不仅是戏剧艺术与后网络艺术相结合的实验性突破,更是一场孤独与孤独的对撞。


“其实孤独也是一种能量。”

 

黄湘丽X 黄勖夫

表演结束后,丽丽与“锡人的心脏”策展人、木木美术馆联合创始人黄勖夫(Michael)在美术馆前厅,和观众一起对这次展览、对戏剧、对“后网络”与孤独、对艺术等话题进行交流。



丽丽在“锡人的心脏”众多展品中最喜欢“冰箱”那件作品,它的比喻看似非常简单、非常准确,却也蕴含这诸多解读。“这和戏剧也是有联系的,作品不会去直接的告诉你艺术家要表达什么。需要观众有自己的一个解读。”


帕米拉·罗森克朗茨作品

以冰箱作为人体的比喻

质疑者我们日益商品化的存在


谈到正如展览所表现的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以及我们身边迅速发展的高科技时,丽丽坦言自己是个会刻意和新科技保持距离的人。“信息爆炸的时代一切都更新太快了,可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却很难分清楚。所以我可能是某种程度上有意识的去排斥那些“新”的东西。”



熟悉社交网络的黄勖夫也这么认为,正是后网络造就的这种看似打破阻隔的交流方式,才让我们的心脏深处更加孤独,而丽丽的这种“孤独临界点”表演,这种独角戏的形式,正好贴合当下都市人的内心写照。



说起“孤独临界点”,丽丽笑着说:“其实这个词是导演发明的。”丽丽回想排练独角戏的过程,从孤独面对舞台,到勇敢与自我对话,她十分诚恳地回答观众的种种疑问,关于孤独,关于她在舞台上所释放的能量,她说:“其实,孤独也是一种能量!”



她必须要保持这种能量,她要吸收舞台上的空旷与孤独,吸收舞台下观众的一举一动,并且把这些都转化成自己需要的能量,再度以恰当的形式释放出来,这样才能保证每一天的演出都不同,因为每一天都在摄入不同的能量!



在对谈结束后,丽丽与专程来展的林瀚宛萤(晚晚)夫妇聊起了先锋戏剧丽丽觉得“先锋“独角戏”,这些不过是标签,戏剧探索的是它最终所传达的价值,而不是被标签所裹挟。这一点,深谙艺术流派的黄勖夫非常认同:“这就和画作的流派一样,没有哪个艺术家会被所谓的流派捆绑。”


雷宛萤/晚晚x黄湘丽x黄勖夫

感谢木木美术馆和所有到场观众,是我们一起,让这场心脏深处的孤独实验成为可能!




双戏接连上演

八月属于独角戏



《九又二分之一爱情》

08.01·08.22


《你好,忧愁》

08.22-09.03



套票福利,换个顺序看丽丽


首页 -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