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投资心态的 “三重门”

摘要: 格上财富:10年深度研究铸造专业品牌,甄选阳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财产品,是您投资理财的明智之选。

10-29 16:55 首页 格上私募圈


作者:诗安

来源:雪球

原文链接:http://dwz.cn/6rH8O5



股票投资其实就是用1元钱买价值2元钱的东西,等到东西的价值从2元增长为3元而市场上有人愿意用6元来接盘时,卖给他,如果一直没有人愿意出高价接盘,就等着价值从2元一直增长到N元,直到有人愿意出2N元接盘。从表象看,其实方法一点也不难。


1、买好的:ROE高。


人们关注很多指标,毛利率,净利率,负债率,经营现金流,利润增速。在我看来,化繁为简,如果只看一个经营指标,就看ROE就行了。因为其他这些指标一直很优秀,结果ROE常年不行,都是白搭。而只要长期ROE一直可以稳定优秀,那么其他指标有些略有瑕疵也无妨。这就是抓住主要矛盾,轻松简单地投资。


2、买得好:PB低


ROE就是净资产所能产生的收益,假设100块钱净资产可以产生15元的利润,那么ROE就是15%,意味着这笔生意每100元投入可以获得15元的产出,如果你为100块钱的净资产出价300元,即PB=3,那么其实这笔生意每100元投入只能产出5元收益。从生意的角度看,付出过高的PB,显然并不合理。相反如果你仅仅花了50元买入价值100元的净资产,那么你每100元投入相当于可以赚30元。买得好,有多重要,可见一斑。


3、分散保守


过去的ROE高,并不能一定保证未来也高,首先要承认,无法准确预知未来ROE也一定会高。所以要分散,避免看走眼的情况发生时由于自信集中而遭遇困境。保守是PB要尽可能的留有安全边际,价格大幅折让的资产从比大幅溢价的要令人安心。个人认为PB比PE更可靠些,因为PE*ROE=PB,当ROE高,PB低,则PE一定低。当ROE高,PE低,PB不一定低。一项资产能够拥有一定相对较高的PB,必须用强劲持续的ROE来证明这块资产具有极佳的盈利能力,故而可以享受高PB溢价,但万一黑天鹅出现,资产盈利能力被证伪,则很快PB的溢价会消失,戴维斯双杀将不期而至。必须是非资产密集型、有着强大品牌影响力的企业才能长期享受高PB。


举个例子,如果某个公司长期ROE稳定,使得每年净资产可以持续增长12-15%,你在1倍PB买入并持有,则收益率水平如下表:



你们会发现最终投资的收益率,只与以下变量有关:


1、年化净资产的增长率(建议少看净利润增速这个指标,很多去年净利润增速已经为0%的不增长公司,他的净资产增长率依然维持在15%-25%)


2、买入时的PB(越低越好)


3、卖出时的PB(越高越好)


4、持有多少年


最终能赚多少钱,无非是前面的4个变量再加一个本金,共同决定。


而你在持有股票的过程中,PB曾经有多高或多低,如何变化,先高后低,还是先低后高,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市值的波动,对你的投资收益是没有影响的。


投资的心态,就可以如释重负地打开第一重门,忽略市值波动。每天每周每月每年,涨涨跌跌上上下下的持股市值,与你没有关系。任他如何翻云覆雨,与你何干。


其次,世界上最厉害的投资家,无论是巴菲特、芒格、施洛斯、格雷厄姆的投资长期年化收益率大多落在20-30%区间。这里没有讨论李佛**,徐翔,索罗斯等大神。因为有些人赚得再多,最终承认人生是场失败,有些人赚的再快,也不能不锒铛入狱,有些人很高深,但赚钱的方法主要依靠感觉是否背痛,这些常人学不来。所以笔者只能举一些来自格雷厄姆多德都市的投资者,毕竟他们用历史证明了一种长久的存在,同时他们的收益水平,也值得玩味,倘若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可以预测股市的人,他可以在牛市开始前进入,在熊市来临前退出,且不单单是依靠某次的好运,而是可以常年如此地当先知,那么这个人的收益率一定绝对不会仅仅只有20+%,那么如果这样的人存在,还会轮到那些20+%收益的人成为投资大师么?


投资的心态,就可以如豁然开朗地打开第二重门,一种合理的预期更容易让人保持乐观豁达的投资心态。这世界上参与股市的人如此之多,聪明的人比比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凡人,我们能取得15%的年化收益已经十分优秀,如果意外地取得20+%的年化收益,那是谢天谢地。拥有这种心态,当买入股票后,1年、3年、5年不涨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爽,因为只要某一个月就足以完成5年的预期收益率,急什么。


再次,赚得多赚得快,远比不上活得久。所以笔者认为,安全保守的一大要义就是要分散。这点与不少集中持有少数几支个股的投资者不尽相同。因为他们能力圈强劲,他们对公司业务及未来发展可以做到了然于胸,正是对基本面的成竹在胸,才能集中地持有标的,像巴菲特、芒格那样去投资。而我不能。


投资的心态,此时打开了第三重门,它叫作“我不能”。我的身边有许多投资高手,都是值得尊敬的价值投资者,他们善于企业基本面分析,常常可以通过某条大江每年的水流量与发电效率、电价结合,计算出水电公司的盈利能力,这种微观到细节的能力,我真没有,所以我只能保守,坚守一种唤作“我不能”的保守策略,这种策略不预测未来,不赌乌鸡变凤凰,只选曾经有优秀经营历史的优等生,过去经营业绩ROE出色的公司,尽可能多挑些,然后在低估值时分散分批介入,尽可能地分散持有,把规避风险放在盈利之前,由于分散万一看错受到的损失占总本金的比例会很小。


既然决定未来投资业绩的是未来的ROE,为何挑选过去业绩优秀的公司?因为虽然我不能预测未来ROE会好,但过去ROE好的公司总有好的道理,尽力分散买一堆过去ROE好的公司,如果未来这些公司全都变质,全军覆没,那只能说明我的运气,不适合投资股票。这就相当于,我看好一堆平时学*成绩优秀的学生,自认为平时成绩优秀,总有道理,不是努力用功,就是天资聪颖,结果高考时,他们全部发挥失常,一个都没考上大学。这种运气,也是醉了。这种情况,也是认了。


正是由于“我不能”,所以我才不会与他人去比较收益率,当我听到别人说,你的投资方式可能会降低收益率时,我一点不care,我这种笨笨的人年化15%就满足,20%就乐开花了,无论我如何try my best,总有人做的更好,我从不与他们去比较,因为“我不能”。试想一下,如果投入100万元(100万约等于四线城市一套房,二线城市一间房,一线城市一个卫生间),年化15%的收益率。30年后这笔投资也能转化为6600万元,养老足够,尚有富余,有什么不能知足的呢。



本文所述的投资心态主要适合于一种大多数散户可以使用的策略,巴菲特和芒格的商业洞察力,真的不是雪球上大部分人可以拥有的,我们更多的人应该学格雷厄姆和施洛斯,将资产看得比盈利稍重些,也许傻傻地坚守,会有不错的结果。


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010-65983413。


首页 - 格上私募圈 的更多文章: